英国股市2017年最后交易日创历史新高

发稿时间:2021-01-21 15:13:07

三唑轮购买联系方式【订.购+微Xin号10154737】良心商家,正品保证,24小时接单,放心购买.广西一对腹部连体男婴出生41天后成功分离

百年浦江饭店将关闭上海市民感受最后老上海服务

  很多嘴里含着奶嘴、屁股上兜着尿片的宝宝也进入课堂上课,真的好吗?

  早教受热捧 监管须跟上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王振亚

  近年来,针对幼儿甚至婴儿的早教机构在我国遍地开花,这些机构以“全脑开发”“培养创造力”等为宣传口号,受到不少家长追捧。很多嘴里还含着奶嘴、屁股上仍兜着尿片的宝宝,已经进入早教课堂上课。

  把孩子交给早教机构真的好吗?各种各样的早教机构能否让人放心?1月中旬,记者在长沙市进行了走访调查。

  热:坐着婴儿车上早教课

  肖女士的儿子才2岁3个月,却已经在岳麓区某早教机构上了一年多早教课。“不满1岁就去上了。”肖女士说,上早教课是为了锻炼孩子的思维力、专注力等能力,最初是一周一节课,现在是一周两节甚至三节。“不怕累着孩子吗?”记者问,肖女士答道:“朋友的孩子大部分都上早教课了,不能不上,不敢不重视。”

  “10个月大的孩子能上早教课吗?”1月13日,记者以家长身份来到位于望城区的一家连锁早教机构咨询。“当然能上!”工作人员回答得很干脆。她说,不少才满4个月的孩子就已经开始上早教课了,并邀请记者周末带孩子来试课。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岳麓区的“蒙特梭利早教世家”,还没进门就看到3辆婴儿车并排摆在门口,进门后又听到婴儿的哭闹声。

  “专注于0-6岁婴幼儿的全脑开发”,是开福区一家名为“七田布睿恩”的早教机构打出的广告。走进该机构,两辆婴儿车停在门口,一位老人正抱着孩子喂奶粉。工作人员说,这个宝宝11个月大,刚上完“感统开发课”。

  “尤其周末,去上早教课的孩子很多,五六个小朋友一个班,有利于提高孩子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和社交能力,缓解孩子的分离焦虑。”在长沙某高校工作的李女士,在一家早教中心为2岁的女儿购买了70多个课时的课程包。

  早教受热捧,收费自然是水涨船高。记者走访发现,大部分早教机构的课时费单价在100元以上。

  忧:乱象不少,投诉增多

  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早教机构存在一些乱象。

  位于开福区的“极客晨星”,是一家宣称“开发脑力思维、锻炼综合能力、融合多学科知识、接轨人工智能”的少儿编程教育机构。接待记者的工作人员说,课程主要面向3岁以上孩子开设,但一些两岁多的孩子也可以来学。翻开其来访记录本,记者看到,年龄最小的孩子只有2岁7个月。

  是否真如这位工作人员所说,不满3岁的孩子也可以学习编程?记者电话采访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高级工程师、《零基础学Scratch》作者邬晓钧博士,他说,编程是一种创造性极强的思维活动,不满3岁的孩子还处于“依葫芦画葫芦”阶段,创造力有限,最好是等到小学三四年级再学。

  走进宣称“专业开展3-12岁STEM科学教育”的“托特科学”,一位女教师笑着告诉记者:“其实两岁大的孩子就可以来学。”进入该教育机构的一间教室,记者看到一张全英文的实验操作指南,其中有些单词记者都不认识。这位女教师解释说,他们采用双语教学,孩子可以看不懂、听不懂,但慢慢地就能培养“语言天赋”。

  记者了解到,2019年11月,王女士在“金宝贝长沙富兴中心”花17000元购买了106节早教课程,但给孩子上了13节课后便不想再上,要求退款。谁知她多次交涉后,该早教中心仅退了8600元,理由是当初所签合同中约定未上完所购课程量的三分之一便终止上课的,只退一半费用。王女士的遭遇并非孤例,据记者了解,早教机构通常以预付费形式收取学费,容易出现退费难或者机构卷款跑路等现象,近年来此类投诉不断增多。

  早教教师的资质,也受到不少质疑。长沙职业技术学院学前教育学院院长黄锦玲说,目前国内尚无专门的早教教师资格证,从业人员所持的资格证,主要有幼儿教师资格证,保育员、育婴员职业资格证,婴幼儿照护类1+X证书等。“即便有这么多证可以选,一些早教机构也并非全员持证。”黄锦玲说。

  盼:监管发力促良性发展

  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多种形式开展婴幼儿照护服务。随后,长沙、郴州被国家发改委列入婴幼儿照护服务试点城市。蹭此热点,我省大批早教机构蜂拥上马,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8日,全省“幼儿早期教育”相关企业注册量为1938家。

  “3岁以前是大脑发育迅速期。”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副主任黄群说,早教当然可以上,但需根据孩子每个月龄的发育特征和发展特点进行,不能违背孩子的发育进程,尤其应避免过度。黄群说,如果早教机构尊重婴幼儿的身心特点,通过音乐、游戏、运动等方式开展,能为婴幼儿的认知、情感、能力与行为发展提供良好支持,但如果一些课程明显超出孩子的接受能力,就可能会让孩子对学习产生厌恶感。“早教的对象不仅是婴幼儿,还应该是家长,尤其应提高家长的科学育儿能力。”黄群说。

  在长沙某早教机构执教的刘女士告诉记者,一些早教机构并没有很好地坚持这些原则,主要原因是师资力量薄弱、课程资源有限。刘女士说,0-3岁婴幼儿的健康、养育服务目前归卫健部门管,而早教机构多是民营机构,主要以托育、咨询、文化或科技等公司名义在市场监管部门登记注册,教育、妇联、民政等部门也是相关责任单位,易出现“多头管理无人负责”现象,产生“监管空白”。针对预收费容易造成退费难、跑路等问题,刘女士建议参照《湖南省校外培训机构管理办法》出台相关规定,为消费者上一道“保险”。比如,按培训周期收费的早教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个课时的费用等。

  “早教行业正处在飞速发展期,所出现的问题都是发展中的问题。”黄锦玲说,应明确早教机构的市场监管主体,完善品牌认证机制和监管体系,制定行业标准,定期对早教机构的收费、教材、从业人员资格、课程设置等进行监督、考核,建立淘汰机制,从而促进其规范发展、良性发展。

【编辑:白嘉懿】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