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舒立辞职 财经杂志人事震荡 -搜狐财经

财经 2019-11-2961未知知admin

  《财经》杂志始终秉承“独立 独家 独到”编辑理念,以权威性、公正性、专业性的新闻原则,及时报道、评论影响中国与世界发展进程重大事件和焦点人物。

  《财经》走过的十年,是中国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的风雨十年,也是全面参与国际竞争的挑战十年。《财经》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参与者和推动者,在探索新兴独立新闻媒体的发展之路上,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共同成长。

  从某种意义上说,胡舒立确实可以说是财经新闻的开创者。她向国内引入了“财经”这一新的门类概念。她和她创办的《财经》杂志使本来相当专业化的经济类新闻大众化,并且直接引起了关注财经济新闻和创办财经媒体的热潮。

  【编者按】中国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出版物《财经》杂志日前连连出现重大变动,继9月29日该杂志经营团队高层集体辞职后,11月9日杂志主编胡舒立、编辑部全部高层以及绝大部分编辑团队成员也递交了辞呈。该杂志的前景及其编辑锐意进取、重塑中国新闻行业的努力,面临重重疑问...【我来说两句】

  具有深厚政府背景的“联办”全称是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前身是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1989年3月成立,9家机构发起。

  王波明、戴小京和章知方、王莉等人,均是联办的元老人物,属中国资本市场的先行者,国基最新一期的年报,便称王波明是早期建立中国资本市场的参加者。

  屡屡行走于边缘,直言他人未能正视的现实,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因为胡舒立个人所拥有的特殊资源和人脉。这一因素起到的作用有多大,我们并不知道,但更关键的,或许是胡舒立以及她的新闻团队的坚持与勇气。这是一种很执着但聪明的坚持,一种有血性但智慧的勇气。胡舒立和《财经》现实地关注中国问题,既不回避问题,也意味着在现实中关注现实,在中国语境里关注中国问题。她清醒地知道边界所在,理性建设性在胡舒立和《财经》那里恢复了其作为立场的本义。一个最直接的证明是,即便是评述最敏感的政经事件或体制性问题,胡舒立在每一期《财经》杂志上的个人署名文章几乎总是冷静自持。

  搜狐财经第一时间联系到联办高层人员,对方证实了胡舒立提交辞呈的消息。另据接近联办的人士表示,从9日上午开始,《财经》的部分编辑记者陆续开始接到主管的通知,指示可以办理离职手续,准备去新公司上班了。

  10月12日上午消息,联办高层人士透露,《财经》杂志总经理吴传晖、副总经理张翔、傅继红以及八个部门总监已经递交辞呈,一同辞职的还有经营部门的60多人。这意味着业内盛传已久的《财经》杂志人事变动已经从杂志的经营部门最先开始。

  吴传晖早年曾在香港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后投身投资银行业,英文流利。加盟《财经》杂志后,在开拓《财经》的网络业务、会议活动等新业务领域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被胡舒立称为“我的最重要搭档”。

  财讯传媒集团发布了截至2009年6月30日的上半年财报,其收入达1.157亿港元,比去年同期的1.469亿港元下降约21.2%;股东应占亏损4110万港元,去年同期则盈利480万港元。

  其中财讯传媒的旗舰《财经》杂志今年上半年带来的收入约为5410万港元,仅比去年下降了16.9%,上市公司的另外两本杂志《地产》和《证券市场周刊》的收入降幅则分别高达47.3%和66.1%。

  《财经》是目前中国最广为阅读的财经类杂志,拥有遍及全国的发行网络和高发行量、高订阅率以及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读者群,

  总经理吴传晖已于9月25日正式辞职,包括副总经理张翔、傅继红以及几乎全部中层管理团队也于9月29日递交辞呈,一同辞职的还有经营部门的60多人。

  创立于1996年的财经垂直门户网站,在中国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市场上拥有很高知名度和用户群体。

  其内容总编辑从刘峻到上半年离职加盟网易的杨斌,近年来如走马灯般更换。而刚刚担任总编辑不久的陈峰也选择了离职加盟酷六网,在陈峰离职前,联席总编辑陈志华就已离职加盟激动网

  4月18日,时值《财经》杂志创刊十周年,《财经网》全新推出,旨在打造权威的原创财经资讯及互动平台。年初,《财经》首度携手欧美一流智囊机构举办国际论坛,并成为在“世界经济论坛”期间举办中国经济研讨会的第一家中国媒体。

  “谁的鲁能”、“内部人关国亮”等封面文章,表达了《财经》对“灰色地带”的关注,并引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和调查处理。自北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年起,联合《体育画报》打造《奥运特刊》。《财经》系列论坛全面展开,在国内外财经界形成广泛影响。年底,《财经》年刊英文版首次推出。

  8月,封面文章“上海社保:危险的投资”刊出,在国内媒体中率先全面揭开了上海社保大规模投资背后交织的权力寻租“灰幕”。

  1月,《财经》正式改为双周刊。这一年,从对“松花江水污染事故”等深度报道开始,《财经》全面关注中国的环境与科技问题。子刊《金融实务》和《视觉Lens》开始随《财经》定向发行。

  以“矿难探源”为起点,《财经》杂志在每年的最后一期推出“年度特别话题”,揭示一桩持续性公共事件的广泛影响和反思主题。同年,《财经》年会召开,并成为中国金融和经济界深具权威性和前瞻性的盛会。

  《财经》凭借SARS系列调查报道,获“2003年度杰出国际调查新闻奖”荣誉提名奖。这一年,“周正毅兴衰”、“卢万里案”、“马招德卖官链”等封面文章,标志着《财经》将敏锐的触角伸向了反领域。

  1月,《财经》正式改为半月刊。随着“谁来接管银行”、“开平之劫”、“黑洞”、“接管深发展”、“东亚:银行涅槃”等一系列封面文章问世,《财经》开始在中国金融领域的新探索。年底,《财经》年刊创办,邀请海内外一流政商学界人士撰写文章,对未来一年中国与世界经济、、社会发展趋势作出专业预测和战略分析。

  以“忧思录”、“庄家吕梁”、“谁在操纵亿安科技”、“银广夏陷阱”等重点报道,继续秉持对中国证券市场的理性观察与分析。

  10月号刊出封面文章“基金黑幕”,在资本市场引发强烈反响。同月,正式以《财经》刊名出版发行。

  《财经》陆续刊发多组报道和评论,关注中国证券市场、电信业重组、中国加入WTO等重大话题。同年,《财经》杂志奖学金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设立,旨在培养通晓现代经济学理论的青年新闻工作者。

  4月18日,以关注改革、记录改革、促进改革为使命的《财经》月刊第1期面世(时用名《Money》)。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